« 上一篇下一篇 »

一旦我们肯定鲁门修士已经离开 青麟微变传奇

        这肯定是斯纳戈夫需要新开三皇沉默传奇的东西,或者与龙之号令,或者与弗拉德·德拉库拉的守灵有关——还记得纪事吗?院长想把德拉库拉葬在别处。不错,斯托伊切夫沉思道,他想把德拉库拉的遗体运到沙里格莱德,甚至不惜牺牲他的修士。是的,我说。我觉得自己正要顺着别的思路走,正要说些什么。突然,海伦转向我,摇摇我的胳臂。什么?我说,不过她立刻恢复了常态。没事,她轻声说道,既不看我也不看拉诺夫。待他一走,海伦又攥住我的胳膊,斯托伊切夫专注地盯着她。保罗,她说。她神情很古怪,我搂住她的肩膀,生怕她会晕过去,他的头!你们没看出来吗?德拉库拉回君士坦丁堡要他的头!斯托伊切夫轻轻哼了一声,但太迟了。

        就在那时,我四下张望,看到书架边露出鲁门修士那张瘦脸。虽然他放东西的时候背对我们,但他在听。我和海伦无助地对视了一眼。那人走了,但很可能没过多久,另外的人——比如说拉诺夫——就会听说海伦的刚才的一声结论。拉诺夫会怎么利用这一发现呢? 在我多年的研究、写作和思考中,极少有像海伦在里拉的图书馆里高声说出她的猜测时那样带给我顿悟。当然,一个无头的吸血鬼不会造成多大的威胁——不能吸血的吸血鬼简直是可笑的——不过修士们的恐慌足以使院长决定在别处给德拉库拉举行一个适当的基督教葬礼。院长很可能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国王身首异处。谁知道他事先向德拉库拉许过什么诺呢?一幅奇特的画面飘到我脑海里:伊斯坦布尔的托普卡珀王宫——前不久一个阳光灿烂的早上,我还在那里漫步——奥斯曼帝国的刽子手就在它的大门上展示苏丹的敌人的头颅。我们的同伴似乎也在构想着类似的画面。一旦我们肯定鲁门修士已经离开,斯托伊切夫便低声说道:‘是的,这很有可能。不过帕那克拉托斯的修士们如何能从苏丹的宫殿里偷走德拉库拉的头颅?斯特凡在他的故事中提到,这的确是个宝贝。那我们是怎样获得进入保加利亚的签证的呢?海伦扬起眉毛,问道。贿赂——大笔的贿赂。我思忖着,我们那本伊斯坦布尔导游手册说,苏丹敌人的头颅在被展示一段时间后,就给扔到博斯普鲁斯海峡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