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加上皮带和骨头 老武林公益传奇

        哈尔、罗杰,还有传奇怎么摆金币艾拉姆在地上铺的双层加厚驯鹿皮上坐下来。经过与世隔绝的冰雪之旅,经历了种种危险和痛苦挣扎之后,能在暖和的伊格庐里坐下来是多么美好啊!很多人都在那上头饿死。艾拉姆说。哈尔说:地衣是唯一的食物,可我们没法把它咽下去。我认识一个人,艾拉姆说,他把他的裤子吃掉了,那裤子是驯鹿皮做的。另外一个人吃掉了自己的海豹皮手套。还有两个人被迫吃掉他们的狗。有一个人吃掉了睡袋。另一班人吃掉了包雪橇滑动装置的海象皮。有个人在吃掉自己的靴子之后,光着脚在冰上行走直到双脚冻成冰。有两个人在狗身上捉虱子和跳蚤吃。

        一个人吃身上穿着的用兽皮做的衣服。还有个人一连7天靠吃那些我们叫做旅鼠的小动物,加上皮带和骨头,居然活下来了。人怎么能吃骨头?哈尔向。有机会你该尝一尝,艾拉姆说,只要你的牙齿受得了就不怕。骨头里面有骨髓,那可是好东西呢。如果用牙咬不开,你可以把骨头夹在石头中间压开。我吃过两只老鼠,哈尔说,不过我不喜欢它们,我想它们也不会喜欢我。你们算是走运的,艾拉姆说,你们的狗没有互相吞噬。它们还不至于饿成那样,哈尔说,因为我们把一张海象皮割成很小的碎片,它们不用咀嚼就吞咽下去了。我听说海象皮会留在它们胃壁好几天才消化掉。所以,我们的狗比我们好过一点。你们要是把狗吃掉,艾拉姆说,很可能会染上一种旋毛虫病,那种病会要了你们的命。那是我们最不愿意干的一件事——吃我们的宝贝赫斯基狗。哈尔说。艾拉姆说:另一样可能致命的东西是汗。因为不停地奔跑,你们一定会出汗,汗又结成冰,你全身就裹在冰里,像穿了一套盔甲。开头你会觉得很痛苦,后来痛苦变成了舒适,你昏昏欲睡,你的血液循环慢下来,然后就会死去。哈尔间:艾拉姆,你说冰冠上头最危险的是什么?是熊?是狼?还是别的什么?都不是,艾拉姆说,最危险的是人。许多罪行都发生在冰冠上。那上面没有等察。那个叫做泽波的家伙就差点儿干掉你们。哈尔哈哈大笑。啊,他可没有干成。他的屁股现在还痛呢。